□ 曾茜 成都
  備受關註的連雲港市東海縣燒傷小哥倆狀告《喜羊羊與灰太狼》製片方一案近日調解結案,製片方最終同意以人道主義援助和捐助的形式支付85萬元。
  從調解角度看,結局皆大歡喜:受傷家屬拿到85萬表示滿意,不再固執當初所堅持的官司意義“為防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,讓製片方承擔‘應盡’責任”。被訴方失財免災,相較一審被判“過錯責任”,調解後以“人道救助”的名義付款,說法明顯更好聽,也不容易在今後類似訴訟中陷入被動。
  事實上,此案調解終了留下一個很不負責的結果,即這場官司最受關註的“是非因果”被繼續導向無解。《喜羊羊和灰太狼》等電視劇要不要為自己在現實中造成的不良影響承擔法律責任?現實中模仿電視劇造成的傷害能否要求合理賠償?怎麼才能讓孩子們免於誤導和傷害?全都無解。甚至,現實中要不要讓孩子繼續觀看《喜羊羊灰太狼》,也沒答案。一場官司的結果,將等待“是非”的人們帶向更糊塗,的確談不上成功,甚至,有些失敗。
  而這不辨是非的矛盾狀態,成了我們生活中最危險的隱患。就像《喜羊羊和灰太狼》,從2005年起至2011年止,幾乎拿下國產動畫片所有最高獎項,電視臺家家播,孩子天天看。可就在數年後的2013年,先因小哥倆燒傷案陷入爭議,後又被主管部門點名批評存在暴力失度、語言粗俗問題。那此前“獎勵助推”又是為何,這是又一筆糊塗賬。更糊塗的是,當下及此後,還在銀幕上成功撈金的“喜羊羊”等電視劇要不要改,怎麼改,改成怎樣才能公放,什麼樣年齡層次的孩子才能看,依然處於混沌狀態。這些急需答案的問題不是一個案子能全部解決的,但總要邁開解決問題的第一步。
  當現實問題難解時,人們時常用緬懷過去聊以安慰:一休哥多麼善良聰明,多拉a夢多麼可愛科普,葫蘆娃多麼團結勇敢,唐老鴨多麼笨拙憨直……可同樣,一休哥離不開新佑衛門武力保護,多拉a夢免不了幫大雄的懶惰開脫,可怕的蛇精成天舞刀弄劍置人死地,唐老鴨脾氣暴躁喜歡吹牛,其不穿褲子也一度遭芬蘭禁播……過去與現在,都不過是我們生活和精神狀態的現實映射,創作什麼,關註點是什麼,都與我們的現實互為因果。就像“喜羊羊”與“小哥倆”的驚人遭遇,這真不是巧合。  (原標題:狀告喜羊羊案公眾期待有判決)
創作者介紹

蔡一傑

ch12chma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